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简介  |  审务公开  |  队伍建设  |  法学园地  |  案件快报  |  荣誉展台  |  法律法规  |  裁判文书  |  专题报道
  当前位置:法学园地 -> 案例评析

感悟调解之道

对杨杕再审一案调解过程的调查评析

发布时间:2009-12-14 15:33:42


    一件当事人连续起诉、上诉、申诉、上访达十年之久的案件,被金台区法院审判监督庭李敏华法官成功调处,并于日前履行完毕。该案的调解,无论从审判人员耐心细致的工作态度,还是调解过程中技巧的运用,都有着积极的借鉴意义。
    一、基本案情介绍
    本案原告杨杕于1996年3月因车祸入住解放军第三陆军医院(以下简称三陆医院)实施颅骨修补,手术当天发现颅内出血。2000年3月杨杕以该院在手术中违反操作规程,致其双目视神经萎缩失明,右侧肢体瘫痪而生活不能自理为由,对三陆医院提起医疗事故损害赔偿之诉。要求医院赔偿各项损失八十余万元。当时因现行的《证据规则》还没有出台,基于“谁主张,谁举证”的证据原则,在杨杕举证不能的情况下,法院判决驳回了杨杕的诉讼请求。杨杕提起上诉,但又因未能交纳上诉费而被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后杨杕向相关司法机关提出申诉,并到相关部门多年上访,各层级各部门的领导多有批复。后经一审法院审判委员会讨论提起再审,并委托上海有关权威机构再次进行鉴定,鉴定结论认定三陆医院的医疗过失与杨杕的现状之间有一定的因果关系,但为次要因素。
    2008年的杨杕已缠病多年,丧失了工作能力和绝大部分的生活自理能力,妻子与他离婚后,只能依靠父母监管照看,生活极其困顿。李法官接手这个案件后,凭她多年的审判经验,察觉到该案件的复杂性和特殊性。经过慎重考虑,确定了司法调解的办案思路。
    评析:本案提起再审后,若再按照正常的审判程序,按部就班的开庭、合议、直至最后判决,从杨杕的诉讼能力等因素综合考虑评估,处于弱势地位的他,根本利益是否能够得到充分的保护则存在着许多不确定因素。杨杕及其父(代理人)与三陆医院彼此的积怨已深,双方都有将官司打到底的心理预期。如果处理不当,又会使这个案子重新回到那种无休止的上诉、申诉和上访的状态。这与当前“社会和谐、案结事了”的主调格格不入,也不为任何人所乐见。
 现代的民事诉讼并不是简单的“零和游戏”,一方的“赢”并不一定要以另一方“输”为基础。因为双方最看重的利益和终极诉讼目标往往并不是重叠的,如果能找到一个理想的方案,均可顾及双方最看重的利益,从而造成“双赢”的局面。本案中原被告双方的出发点是不同的,原告想尽可能多的争取赔偿金,以解其生活困境。而被告作为一家公立医院,更加关注的是其社会影响。因此该案有着调解的空间和可能。李法官选择以调解的方式来处理,具有可行性。
    二、调解的前置准备
    面对情绪严重对立的双方当事人,这个案件的调解工作将无疑艰苦而漫长的。李敏华法官先是仔细阅读完所有的案卷,对案情有了深入的了解。当事人找到李法官时,她不温不火,不急不燥,耐心专注的听取当事人的陈述。在听的过程中,不时的询问并对相关的重要部分予以记录。在听到当事人对证据、事件的关联性和法律条文的理解有误时,能够给予客观和贴切的分析指正。通过听取双方当事人的谈话,李法官了解了双方当事人性情以及对于案情的认知和态度,并与他们建立了顺畅的沟通渠道,为以后的调解工作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评析:倾听当事人的诉说,是调解工作的开始和铺垫。除了有助于进一步了解案情之外,还会有其它更多的收获,但倾听并不是一味的“听”,还应当注意与当事人的互动。
    (一)倾听是促使当事人回归理性的良药
    当事人在找到法官之前,往往满怀怨气、怒气,就像是一个憋足了气的皮球。如果此时对它进行拍打,必将引发强烈反弹。勿庸置言,此时的当事人往往是急躁的、具有逆反心理和易于感情用事,处于一种寐不能寝,食不甘味的焦灼状态。在这种状态下,人本身就有一种向人诉说的需求。法官倾听的本身就是对当事人的一种满足,使其心中的那股恶气终于找到一条顺畅的出气通道,从而成为消除当事人这种非理性情感因素的一条重要途径。法官的专注倾听,会使当事人感觉到:他吸引了法官的注意力,他的困难和委屈终于找到了一个有效的解决途径。有了这样的心理依赖,当事人更容易回归理性,从而使之能够权衡利弊,选择一个最佳的解决方案,以将自己的利益最大化。也就是说,让当事人冷静下来,以一个正确而积极的姿态来应对自己的案件,是法官必须要做到的第一步。
   (二)倾听是法官赢得当事人信赖的关键
    调解的本质是一个常识性理念,即经由当事人邀请经验丰富、独立和值得信赖的第三人干预来帮助当事人通过协作而非对抗的方式来谈判解决他们之间的纷争。[ [英] 迈克尔·努尼 著《法律调解之道》,杨利华、于丽英译, 法律出版社2006年5月版,第5页]作为一个纠纷的调解者,赢得纷争双方当事人的信赖是首要任务。法官充当调解者的角色,是法律程序赋予的,是司法权的一部分,并不具备因“纠纷双方可信赖而共同邀请”的特质。其实,倾听并不只是可以单纯的让当事人回归理性,并且是法官获取当事人的信赖的重要途径。在当事人看来,法官能够潜心倾听自己的诉说,是法官真心的关注自己的原委,善于倾听无形中起到了褒奖对方的作用[ [美]戴尔·卡耐基 著《成功之道全集之思想的光辉》,胡旋编译,内蒙古文化出版社,2001年8月版, 第486页],因此非常容易拉近法官与当事人的心理距离。更重要的一点,法官仔细倾听一方当事人的诉说,无形中给他一个重要的信息:法官是相信自己的,最起码没有偏听对方的说辞,自己遇到的是一个兼听则明的法官。因为就生活经验而言,很难想象有谁对于一个自己极端不信任的人,或是满口谎言的人还能有耐心保持一个倾听的姿态。所以,倾听是对自己中立立场的最好宣示,而中立则是法官工作的特征,是赢得信赖的关键。
   (三)倾听应当注意与当事人的互动
    倾听是一个复杂的过程,并不只是听那么简单。法官在倾听当事人诉说时使用一定的肢体语言是必要的,比如点头称是。对于当事人在陈述中,对于证据、事情的关联性认识和法律理解的错误,法官应当明确的指出,并给予贴切的分析,也就是所说的辨法析理。如果任由当事人诉说而不加以订正,会让当事人坚信自己本来错误的认知是正确的,从而对其的诉求产生不合理的期待,对于法官下来的调解乃至整个审判工作极为不利。法官以温和的态度和适当的方式,及时指出当事人在认知上的错误是必要的,这样可以使当事人对于自己的认知和诉求有一个清晰正确的认识。同时,这样也可以在当事人心目中的提高法官本人的位置,对于接下来的调解工作,具有重大意义。
    三、消除双方对立
    在仔细耐心的听取了当事人的陈述后,李法官凭借她多年的办案经验,开始反复做双方的思想工作,以打消彼此的对立情绪。鉴于本案的特殊性,李法官掌握到双方当事人对本案诉讼已经到了不胜其累的程度。在分别约谈他们时,站在对方的立场,分析各自的苦衷和许多的难言之隐。在约谈杨杕的父亲时,李法官注意到他是一名退休的老教师,先从当前教育现状说起,再谈起对子女教育问题,从而融洽了气氛,拉近了距离。李法官与杨杕的父亲一起站在三陆医院的立场,分析医院代理人的一些作法,指出他作为代理人,也是在行使自己的职权,完成单位交给的任务,从而消除了杨父对三陆医院代理人的对立情绪。在约谈三陆医院时,与其代理人就当前的医疗改革说起,再详细解说了其最感兴趣的医患纠纷中举证责任倒置的问题,进而陈述了杨杕一家生活的窘境,分析了杨父的一系列行为,指出其亦在情理之中,三陆医院应予以谅解。在与双方当事人交谈时,李法官中立客观的提醒了若是开庭判决可能给双方带来的诉讼风险。最终,双方消除了彼此之间的对立情绪,同意接受法院的调解。
    评析:法官做当事人的思想工作,是通过交谈来实现的。“交谈”从字面的意思来讲就是交流和谈话,在交谈的过程中,法官所应当表现出具备洞察力和冷静、理性的一面,争取将自己的思想和意志贯彻进去。案件在初始阶段,在与当事人交谈时,除了进一步了解事情的原委及当事人的想法外,劝说当事人接受调解的意味很浓。让别人接受自己的意见时,最好能从双方都认可的话题入手。美国哈里.奥佛斯维教授在《影响人类的行为》一书中指出:有技巧的演说者,一开始获得许多赞同的反应。他遂籍以为听众设下心理过程,使他们朝向赞同的方向前进。它像球戏里的弹子那般移动,将它在一个方向推动后。若欲将它推回相反的方向,则需费更大的力量。[转引自[美]戴尔·卡耐基 著《成功之道全集之语言的突破》胡旋编译,内蒙古文化出版社,2001年8月,第267页]李法官正是从当事人能够表示同意或是感兴趣的话题入手谈话,使当事人接受调解,
    四、达成调解协议
    调解进入到实质阶段后,双方各自提出的解决方案差距很大。李法官采取先由双方当事人面对面的协商,充分了解彼此的真实意思。在双方言辞不和而陷入僵局时,又分头与双方进行背靠背调解,也就是让一方当事人退席,而对留下的一方进行法律和情理上进行分析和劝解等办法,使双方能够各让一步。这样,就避免了双方可能由于情绪失控而最终导致调解功亏一篑。经过反复向当事人宣讲法律规定并予以适当的解析,逐步剔除双方所提方案中的不合理的成份,弥合双方的差距。当双方的差距较为接近时,李法官审时度势,及时的提出双方均可接受的折衷方案:由三陆医院一次性补偿(而不是赔偿)杨杕各项费用10万元,基本从数额上满足了杨杕一方的诉求。其中案件诉讼费15930元由三陆医院承担5000元,其余由杨杕承担,这在某种程度上满足了三陆医院只承担其“次要因素”责任的心理情结,双方均表示满意并接受该方案。李法官在制作并送达调解书后,一直与三陆医院联系并督促早日付款,日前,该案已按协议履行完毕。
    评析:法官应当注意的是要不断的鼓励和巩固当事人朝着和解迈进的努力。当事人面对面的协商很容易演变成相互指责和争吵。在实践中,经常出现双方当事人因一言不和而拂袖而去。所以,法官在主持调解时要注意掌控全局、做好平衡,审时度势的制止过分激烈的表达。在谈判进行到一定的程度时,双方当事人各持已见,常常形成僵局,法官应当在这个时候想办法打破僵局。否则,依据调解的自愿性和一致性特点,就不可能继续下去。在这个时候,法官可采取“背靠背”调解的办法。当然,这对于法官来说这是极其危险的。因为这样做很合理的让另一方当事人怀疑法官在搞暗箱操作,从而置疑法官的中立和公正。法官在进行这一工作时,应当给予当事人双方充分的说明,取得当事人理解。
    当事人双方均表达了达成和解的具体的意向,但又不能达成最终的协议而僵持不下时,法官如能提出一个富有创造性而切实可行的方案,对于双方当事人能最终达成协议,其意义是积极而巨大的。这个方案必须能够兼顾当事人的利益,采取法律所赋予的手段,创造性的将双方当事人的意思表示转化为具体的可操作的实施方案。能做到这一点确实需要“灵机一动”,而这“灵机一动”的源泉则是法官日久天长法律知识、自然人文知识、以及社会经验的积累。调解如同修建桥梁,双方当事人的诉求就是桥梁在沟壑两岸的终点和起点,调解的过程就是促使两个方和同时动工产向前延伸,最终在沟壑的某处成功对接。而法官的任务就是引导着当事人共同努力,不断的协调彼此的立场,以便促使其向正确目标延伸;不断巩固肯定已取得的成果来增强双方成功对接的信心。一个富有创造性而切实可行的方案则是完成对接的关键,就如同是足球比赛中的“临门一脚”,从而使调解协议最终达成。
    五、结案
    这件纠纷十年,诉讼上访八年的案件终于顺利结案了。当我们看到杨杕的老父亲接过现金支票时那双颤抖着的手,看到他脸上那两行感激的清泪,看到他转身离去时弯曲的背影和满头的白发,我们再次感受到了法官这一职业的神圣。
    评析:孟子曰“挟泰山以超北海,是不能也,非不为也”,“为长者折枝,是不为也,非不能也”。调解在我国有着深厚的社会基础和源远流长的历史传统,被誉为“东方经验”。同其它解决纠纷的方式相比,调解有着不可比拟的优势。作为法官则应从善如流,顺势为之并极力促成。笔者深为感受作为一名法官要不断的学习掌握各种知识,更新司法理念,注重敬业精神,提高道德水准。在我国现形的司法制度下,我们必须深入到广大人民群众中去。在那里要任劳任怨,历经磨练,韬光养晦,坚守着自己对事业的真诚。
  第1页  共1页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