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简介  |  审务公开  |  队伍建设  |  法学园地  |  案件快报  |  荣誉展台  |  法律法规  |  裁判文书  |  专题报道
  当前位置:法学园地 -> 案例评析

刘某诉纪某离婚案评析

发布时间:2009-12-14 15:31:07


    案情:
    原告刘某,男,91岁。
    被告纪某,女,71岁。
    刘绪基与纪桂珍经人介绍相识,并于一九九五年八月二十二日登记结婚,双方均系再婚,婚后夫妻感情尚好,能够和睦相处,相互照顾。二OO二年元月十五日原告因病住院,出院后并没有回其家居住,而是住到其儿女家,并随后向本院提起离婚诉讼。本院在二OO二年四月二十九日以(2002)金民初字第520号民事判决书判决其不准离婚,原告又于二OO二年十二月二十日向本院再次起诉要求离婚。原、被告在登记结婚前即一九九五年八月十六日达成婚姻协议书并经公证,双方约定“婚前财产归个人所有,由其本人自主处分,对方不得干预。但男方在处理本人房产时应保留适当面积房屋供女方终身居住,对婚前财产双方互不主张继承权”等。被告无经济收入,原告退休金二OO二年七月一日前为356.9元,同年七月一日以后为456.9元。本市金台巷43号房产系原告婚前个人财产,其中砖混结构房屋有49.34平方米(坐西向东三间),其它结构房屋有41.22平方米(坐南向北)。原、被告双方婚姻存续期间,曾借给被告大女儿1000元,外孙女1500元,儿子100元,小女儿1000元,共计3600元。被告在结婚时自带个人衣物和两床被褥,婚后双方添置了高压锅、煤气灶各一个。本案焦点最后集中于被告要求离婚后将原告所有的一间住房供其居住生活,原告方认为该房系原告财产,婚前协议书所提到由原告考虑被告住房问题是基于原告处理遗产情形时才能有效,并不适用于离婚财产的分配问题,且被告在农村老家还有住房,离婚后她可以回去居住;至于被告称因其年老再婚等原因,若回家将被村里舆论和儿子儿媳所不容,原告认为这是封建残余思想作祟,法院对此不应当支持纵容,要对他们进行教育,被告也要和这种不良习俗作斗争。
    审判:
    宝鸡市金台区人民法院审理认为:夫妻之间应互相信任,和睦相处,互敬互爱,相互扶携,老年人婚姻更应该如此。本案原告以自己抽屉1000元丢失为由怀疑被告,继而起诉离婚。在本院第一次判决不准离婚后并不回家居住,对被告的生活情况不闻不问,而在半年后再次起诉要求离婚,被告表示在解决好住处和生活费的前提下同意离婚,鉴于双方感情确已破裂,故婚姻关系应予以解除。我国婚姻法规定夫妻间有相互扶养的义务,被告没有经济来源,原告离家之后从二OO二年二月份至今未给过被告生活费,没有履行夫妻之间的扶养义务。对此原告应当向被告支付一定的扶养费。原告称双方婚前协义书中关于“男方在处理本人房产时应保留适当面积房屋供女方终身居住”的约定是基于男方处理遗产情形时才能生效,这这一抗辩意见符合婚前协议书该条款的本意,本院予以认可。原告称被告因再婚而不能回家居住的理由是基于封建残余思想的糟粕,故不能成立。但必须注意到:被告年过七旬,已是风烛残年,生活本已凄苦。若再判令其回原籍生活,则是逼其以孱弱之身,去正面与世俗的偏见和讥讽对抗,再次遭受生活的煎熬,与情与理与法不合。原、被告结婚已有近八年的时间,其所提出的在金台巷43号院内分得一间住房供其在有生之年居住以及离婚后原告给予一定的经济帮助的要求,合情合理合法,本院予以支持。被告的子女等所借债务应当归还,应由被告负责收回,并折抵原告应向被告支付的扶养费。为了维护社会稳定,保护双方的合法权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二十条、第三十二条、第三十九条、第四十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准予原告刘绪基与被告纪桂珍离婚;二、被告结婚时所带被褥两床及双方财产中高压锅一个归被告所有,其余归原告所有,各人衣物归各人;原告所有的金台巷43号院内砖混结构坐西向东的三间平房中,最北面一间由被告本人有生之年居住使用,在此期间院落、院门双方共用;四、借给被告子女、外孙女的3600元债权,原、被告各分得1800元,该债权由被告负责收回,归原告所有的1800元债权折抵其支付被告二OO二年二月至本判决生效时的扶养费;五、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原告每月支付给被告100元生活帮助费。案件受理费及其他诉讼费用200元,由原告承担。
    评析:老年人婚姻现在已成为一个普遍性的社会问题。由于子女们各忙其事,丧偶老年人由于精神上孤寂和生活不便等原因,需要找一个老伴来相互照料。但这类老处人婚姻在很大程度上为子女们不理解乃至反对,主要原因是子女们心理上的排斥和担心遗产继承的问题,本案原被告结婚时的《结婚协议书》就是双方子女相互较力的产物。本案中的被告来自农村,无生活来源。后因为原告因钱款的丢失对被告产生的猜疑,在子女的建议和支持下起诉离婚。法院判决不准离婚后原告再不回家居住,也不向被告支付生活费用,被告仅靠在本市打零工的女儿有限的接济和捡拾破烂维持生活。被告与原告结婚时,其子强烈反对,这八年期间基本不与被告来往,若让被告回原籍居住也确有困难,僵化的死扣法律,将会使司法丧失其正当性。如果被告在双方现在所居房屋居住,则可享受城市最低生活保障金,再加上原告向被告支付的生活帮助,并且在本市打工的女儿也表示可以搬来与被告同住而照顾其生活,这样就使被告的生活有了基本保障。原、被告生活存续期间的债权为共同侵权,但债务人均为被告子女,因此应由被告负责收回。还应注意到原告在离家后直到第二次起诉期间并没有支付被告的生活费,因此可用原告分得的这部分债权进行折抵。这样既避免了进一步执行问题而造成的司法资源的浪费,更加有力的维护了社会和谐稳定。
    另外,在房屋的处理上刘某的婚前房屋产权归其所有,遵循了婚姻法关于婚前财产处置的相关规定,体现了法律的原则性;判决将其中一间住房由邱某在有生之年居住,更多的是对邱某生存权的一种考量。判决邱某对一间住房有居住权,与法有据,与情有理。但具体如何保障居住权的行使,则是在判决推理的过程中,应遵从生活规律所解决的问题。如果只判“刘某五间住房中的一间由邱某有生之年居住。”由于判决内容(没有具体的哪一间)不具有唯一性,导致不具备可行性;如果判决“五间住房居中的某间由邱某有生之年居住”,则容易由于院落使用或出行通道等问题引发矛盾纠纷,从而使判决内容失去合理性。法官最终判决“房屋中靠路边的一间开出侧门归邱某有生之年居住”,则有效解决了上述问题。
             
                          

第1页  共1页

编辑:宝鸡市金台区法院 宫建军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