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简介  |  审务公开  |  队伍建设  |  法学园地  |  案件快报  |  荣誉展台  |  法律法规  |  裁判文书  |  专题报道
  当前位置:法学园地 -> 案例评析

雷虎平诉李朋兴、刘志涛、陕西西部物流有限公司一般人身损害赔偿案评析

发布时间:2009-12-14 15:23:01


    (一)案件基本情况
    案由:一般人身损害赔偿。
    诉讼双方:
    原告:雷虎平,男,汉族,生于1977年1月16日,岐山县大营乡八角庙村雷家沟组村民,住本村。
    被告:李朋兴,男,汉族,生于1970年4月12日,陕西西部物流有限公司雇佣司机,住本市金台区田丰园李家崖新村。
    委托代理人:刘炜,陕西炎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刘志涛,男,汉族,生于1960年3月16日,本市陈仓区桥镇镇刘家沟村三组村民,现住该村。
    被告:陕西西部物流有限公司,住所地本市东风路52号。
    法定代表人:赵铁牛,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任卫东,陕西西部物流有限公司经理助理。
    (二)诉辩主张
    原告诉称: 2007年6月3日早8点半,第二被告刘志涛请我们五个装卸工为第三被告陕西西部物流有限公司卸集装箱。集装箱卸完后返回途中,我被第一被告李朋兴驾驶的车上的集装箱压伤双脚,第二被告刘志涛叫来出租车将我拉到市中心医院后,刘志涛交了检查费180元。经市中心医院检查,被诊断为双足多发开放性骨折。经法医鉴定为九级伤残。现请求判令三被告连带赔偿医疗费7711.6元、住院伙食补助费252元、误工费6000元、护理费1080元、交通费265元、法医鉴定费320元、残疾赔偿金10580元,共计26208.60元,并由三被告承担本案的诉讼费。
    被告李朋兴辩称:此案中原告是无偿搭我的车,在卸完货后,我给原告和第二被告均说过货车不能搭人,在此之前出过事,但等我接了个电话后才发现原告和第二被告已经上车,我尽了告知义务没有过错,不应承担责任。而原告明知货车不能搭人且穿着拖鞋,原告也有过错,应承担相应责任。第二被告与原告存在劳务关系,第二被告也应承担相应的事故责任。故请求驳回原告对我的诉讼请求。
    被告刘志涛辩称:我只是劳务市场的一个干活的民工。2007年6月3日,我找来包括原告在内的6个人给货主卸货,言明装卸费均分。在卸完货返回途中原告的脚被集装箱砸伤,原告穿着拖鞋双脚放在集装箱下面,他自己也有责任。发现他受伤后,我送他去医院,还给他出了260元治病,卸货费也给他了。他起诉我,我认为我没责任。
    被告陕西西部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物流公司)辩称:第一,我公司在聘请司机时都告知司机客货不能混装。因为之前我们出过事,且司机室最多再坐二个人。我们发现客货混装后会及时清除,且对司机违规带人要处罚,此案与我公司无关。第二,李朋兴是我们雇佣的司机不是正式职工,所以我公司无责任,请求判令驳回原告对我公司的请求。   
    (三)事实和证据
    宝鸡市金台区人民法院经公开审理查明:2007年6月3日, 第二被告刘志涛找来原告等五个装卸工和他一起为货主卸货,约定货主给的装卸费六个人平分,来回交通费由货主报销,之后他们中的两人坐在第一被告李朋兴(系第三被告雇佣司机)驾驶的陕C-12643号货车的驾驶室内,其余四人乘出租车去位于宝鸡郊区的目的地卸货。卸完货后,因公交车站还有一段距离,原告等人要求李朋兴把他们捎到车站,上了车厢,第二被告坐在了驾驶室,司机李朋兴不同意原告等人搭车,但没有坚决制止,车过减速带时由于颠簸将集装箱弹起后把原告的脚压伤。事发后第二被告将原告送至市中心医院并分次支付了医疗费260元,随后几天又支付了原告卸货的劳务费。原告于事发当日即6月3日至6月7日在市中心医院实际住院四天,住院花费5110元。该院医嘱写明“患者要求自动出院,回当地继续治疗,向其说明风险,仍坚持出院,请示赵春城副主任医师后,同意出院。”出院诊断为双足多发开放性骨折,出院医嘱为“继续积极诊治,继续抗炎、换药、制动,2周后拆线,注意外固定松紧,门诊复查2周一次,不适随诊”。原告出院当日,又在岐山县中医医院住院,从6月7日至6月17日,实际住院10天,住院花费1733.69元,出院医嘱为“双足制动石膏外固定,伤口换药处理,必要时使用抗生素治疗,定期门诊复查”。此后,原告又在该院门诊治疗。花费18元, 2007年5月20日原告的伤情经法医鉴定为九级伤残。
    上述事实有以下证据证明:
    证人闫义松证言、证人张松林证言,法医鉴定一份,票据三张,岐山县中医医院住院病历一份、门诊票据一张、住院票据一张、诊断证明书一张、检查报告单二张,市中心医院住院病历一份、住院票据一张、出院证三张、专用处方十一张、交通费票据三十三张及庭审笔录在卷佐证。   
    (四)判案理由
    宝鸡市金台区人民法院根据上述事实和证据认为:公民生命健康权受法律保护。原告被第二被告叫去为货主卸货,在返回途中搭乘属于第三被告所有的由第一被告驾驶的货车。虽第一被告开始拒绝过但最终仍让原告上了车,因此第一被告具有过错,而第一被告系第三被告雇佣的司机,是在履行职务的过程中发生的事故,属于职务行为,应当由第三被告即雇主承担责任。但是,当雇员存在过错或重大过失时,应与雇主承担连带责任。第一被告明知人货不能混装,虽制止原告但仍让原告上了车导致其受伤,本院认为第一被告存在重大过失,应与第三被告承担连带责任。而原告是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应当知道货车载人的危险性,未能采取保护措施,致使事故发生,故原告雷虎平应对此事故负主要责任。第一被告应承担次要责任。第二被告虽叫原告干活但劳务费均分,不属雇佣关系,没有过错,不应承担责任。在赔偿范围上,两次住院费本院予以认定,但对原告在岐山县中医医院门诊费票据仅有其中一张即18元盖有公章,其余票据均无公章及门诊病历相印证。对其又在岐山县医院的8元及法医委托的收据100元、八庙卫生所的247元,无相关病历,本院不予认定。对其事发后在市中心医院的门诊检查费180元予以认可,经查已由第二被告支付。住院伙食补助费前后住院14天,每天18元计252元。护理费因在二次住院中未见留陪人的医嘱,但考虑原告骨折的病情,对其住院共计14天、出院后2周拆线共28天,每天18元,计504元予以认定。交通费依票据及原告要求支持265元,法医鉴定费依票据支持320元。误工费本院依原告住院14天及从市中心医院出院医嘱2周后拆线共计28天,每天参照居民服务和其他服务业12820元/年÷365天=35元,28天计980元。对伤残赔偿金本院依据2007年陕西省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260元/年,计算20年,再考虑到九级伤残乘以20%,计9040元。
    (五)定案结论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第二款、第一百一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五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1、被告陕西西部物流有限公司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原告医疗费6861.69元、住院伙食补助费252元、交通费265元、误工费980元、护理费504元、法医鉴定费320元、伤残赔偿金9040元,以上共计18222.69元的30%即5466.81元,其余原告自负。
    2、被告李朋兴与被告陕西西部物流有限公司对5466.81元互负连带责任。
    3、驳回对被告刘志涛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455元,原告承担319元,被告李朋兴与被告陕西西部物流有限公司连带承担136元。
    (六)评析
    本案涉及的问题主要是过错责任归责原则与雇主责任承担。
    1、过错责任是指行为人违反民事义务并致他人损害时,应以过错作为责任的要件和确定责任范围的依据。在确定责任范围时应当确定受害人是否有过错,受害人具有过错的事实可能导致加害人责任的减轻和免除。我国一般侵权行为责任即采过错责任的归责原则。《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第二款:“公民、法人由于过错侵害国家的、集体的财产,侵害他人财产、人身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本案中,原告作为一个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应当知道货车载人的危险性,但其未能采取适当的保护措施,经人劝说仍然坚持上车,导致受伤,原告自己对其损失应当承担大部分的责任。本案第一被告司机虽然劝说原告不要上车,但是没有有效阻止,其对事故的发生也具有相
应过错亦应承担相应责任。
    2、《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第一款:“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致人损害的,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雇员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致人损害的,应当与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可以向雇主追偿”。此即明确规定了雇主责任,可以看出,雇主承担雇员侵权责任的归责原则是无过错责任原则,即行为人只要给他人造成损失,不问其主观上是否有过错而都应承担责任。是否存在雇佣关系则是雇主责任成立的前提,本案中第一被告系第三被告雇佣的司机,其在履行职务的过程中发生事故,属于职务行为,应当由第三被告即雇主承担责任。第一被告作为雇员在本案中存在过错或重大过失,应与雇主承担连带责任。而第二被告和原告不属于雇佣关系,所以不承担责任。
    3、人身损害赔偿案件的赔偿范围亦是关键。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相关规定,法官在判案时应严格依照该司法解释的规定逐项认定,本案中对原告的损失分条列明予以阐述,充分体现了法律的严肃性和公正性。
    第1页  共1页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